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兰州 > 资讯杂谈 > 正文

第二十七章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

发布日期:2016/10/11 2:01:32 浏览:1854

红二、红四方面军走出草地,进入甘南时,中国国内的政治局势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加快侵略中国的步伐,一面增兵华北,加强对河北和察哈尔两省的控制,一面加紧向西北各省的渗透,策动和支持伪“蒙古军”对绥远发动进攻。民族危机不断加深,全国人民的抗日浪潮不断高涨,以支援绥远抗战为起点,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新高潮,中国共产党的“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主张更加深入人心。国民党内部特别是一些地方实力派开始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桂系李宗仁、白崇禧派代表到陕北,要求同红军订立抗日协定;山西的阎锡山部队和绥远的傅作义部队已被卷入绥远抗战,并开始同中共和红军商谈抗日问题;川军刘湘等也开始趋向抗日反蒋。在国际上,除苏联积极支持中国的抗日斗争外,英、美等国政府从自身利益出发,更加趋于鼓励中国政府对日本采取比较强硬的政策。在国内、国外的压力之下,蒋介石的对日态度逐渐转变,开始加强对日作战的准备工作。

在西北地区,党对各地方实力派的统战工作取得更大进展。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西北军同红军的关系更加密切。红一方面军已经结束西征,主力在豫旺堡、豫旺县城及其附近地区休整,新开辟的陕甘宁边区革命根据地与原陕甘苏区连成了一片,陕甘苏区更加巩固,并不断扩大。随着红二、红四方面军进抵甘肃南部地区,红军三大方面军已经形成了逐步靠拢的有利局面。

鉴于形势的变化,8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西省保安召开扩大会议,制定新的方针和战略。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确定把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放在党和红军的三大战略任务的首位,同时根据国内阶级关系的新变动,正式制定了“逼蒋抗日”的方针,决定以蒋介石政府为统战谈判的主要对手,同时继续对国民党地方实力派进行统战谈判,大力开展群众抗日运动,以推动国民党南京政府走向抗日道路。

宁夏战略计划

为了贯彻“逼蒋抗日”的方针,避免与南京方面冲突,同时考虑到陕甘苏区人口稀少,粮食缺乏,三大主力会师后,经济将出现严重困难,中共中央决定两大主力会师后,乘蒋介石正忙于解决“两广事变”、胡宗南主力南调之机,联合东北军发展西北抗日局面,占领宁夏,打通与苏联的联系,然后出兵绥远,同日伪军作战,以推动全国抗日局面的实现。

基于此,中共中央经与东北军领导人张学良等协商后,于8月12日指示朱德、张国焘、任弼时,提出了夺取宁夏的战略计划,要点是:一,红军同东北军合作,打通与苏联的陆上交通,建立西北国防政府;二,在9月底前,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尽可能夺取岷州或其附近地区作为临时根据地,以有力一部攻击陇西和河州(即临夏),调动毛炳文、马步芳部东援,以支援东北军于学忠部占据兰州,进而控制河西走廊的凉州(今武威)、甘州(今张掖)、肃州(今酒泉);三,10月和11月,红军三个方面军在西(安)兰(州)公路会师,完成进攻宁夏的准备;四,12月起,以一个方面军保卫陕甘宁苏区,对付蒋介石军队的进攻,以两个方面军趁结冰期过黄河,消灭马鸿逵部,占领宁夏;五,宁夏占领后,红军和东北军各出一部,组成抗日联军先锋军,向绥远出动,抗击日军和伪蒙军的进攻,把全国抗日运动推向更高阶段。

夺取宁夏战略计划的制定,是中共中央为贯彻“逼蒋抗日”方针而采取的一个重大战略决策,也是促进三大主力红军会合的重大战略步骤。

根据中共中央制定的夺取宁夏战略计划,红军各部队在积极进行准备工作。8月上中旬,红一方面军主力分别集结在豫旺堡、豫旺县城、洪德城等地休整训练,征集资财,准备南下作战,并以一部兵力担负侦察敌情、清剿土匪、牵制和袭扰敌军等任务。同时,方面军各部队遵照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的指示,向全体指战员宣告了红二、红四方面军已经到达甘南的消息,广大指战员欢欣鼓舞,斗志昂扬,积极准备迎接和会合长途远征的红二、红四方面军兄弟部队。

实现宁夏战略计划,首先在于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切实控制甘南,建立临时根据地。当时,甘南地区驻有国民党军第3军王均部、第37军毛炳文部各十个团,新编第14师八个团,分别部署在陇西、武山、武都、文县、西固、岷县、临潭等地;东北军领导人按照同中共中央商定的计划,将第67军三个师和第105师两个旅由陕北地区向甘肃境内隆德、静宁、固原地区集中,将第51军三个师向兰州及其附近集结。蒋介石为阻止红军主力会师和监视与分割东北军,在两广事变解决后,正调其嫡系胡宗南部第1军重新进驻甘肃。

针对上述情况,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心阻止胡宗南部入甘,以便紧密联合东北军保障夺取宁夏战略计划顺利实现,并使党在与蒋介石政府的谈判中造成有利地位,于8月30日对红军部署作了调整:红一方面军以一部兵力保卫苏区,主力占领海原、靖远、固原及其以南地区,策应红二、红四方面军作战;红四方面军占领临潭、岷县、漳县、渭源、武山、通渭地区,建立并发展甘南苏区;红二方面军占领凤县、宝鸡、两当、徽县、成县、康县地区,建立苏区,东与陕南苏区、西同甘南苏区相联系。同时,中央指出:“三(个)方面军的行动中,以二方面军向东行动为最重要,不但是冬季红军向西北行动的必要步骤,而且在目前我们与蒋介石之间不久将举行的双方负责人谈判上也属必要。”

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红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主力,于8月31日从豫旺堡南北地区向西出动,迅速控制了中宁至固原大道以西、海原以东地区。随后,红1军团以第1师(缺第13团)附骑兵第2团一部组成特别支队,在军团政治委员聂荣臻率领下,经硝河城向南挺进,于9月14日占领将台堡,军团主力进至七营东西山地;红15军团以步骑兵各一个团组成特别支队,由红73师政治委员陈漫远指挥,向靖远挺进,于9月14日占领打拉池。军团主力进至海原以北、同心城以南地区。

红二方面军在行动中担负着“最重要”的任务。应贺龙等人的强烈要求,任弼时离开西北局,回到红二方面军,刘伯承也随红二方面军行动。9月7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在哈达铺召开会议,制定战役计划。翌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发布《第二方面军基本命令》,决定乘陕甘敌人分散的时机,东出陕甘边界,打击成县、徽县、两当、凤县、略阳、康县之敌,并袭取以上县城,建立临时根据地,配合一、四方面军行动,求得三个方面军的大会合。具体部署为:红6师为左纵队,从西固进据武都通戍县公路上佛耳岩地段要点,向武都敌人佯动,并遏止其回援成县,待中纵队袭取成县时,即北取康县、略阳;以红2军主力及红32军为中纵队,由荔川经闾井、洮坪西北附近石峡关进攻,袭取成县、徽县;以红6军为左纵队,伪装成攻天水模样,经天水镇(非城)、商桥,袭取两当,然后袭占凤县。要求各部队不顾疲劳,立即出动,使“战役任务期于九月底完成”。

红二方面军兵分三路,迅速展开,由于部队行动方向为国民党军王均与川军孙震部的结合部,防务空虚,所以部队进展非常顺利。至9月19日,先后占领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接着又以一部兵力进攻凤县,圆满地完成了成徽两康战役计划。在战役期间,红二方面军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扩大红军,筹集物资,建立起了以徽县为中心地区的临时根据地。

在此期间,红四方面军已经结束岷洮西战役,在甘南地区完成展开。红军三大方面军形成了夹西(安)兰(州)大道南北呼应,随时会师的有利态势。

北上?西进?

三大红军在西北地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并逐步靠近,使得蒋介石如坐针毡。此时,“两广事变”已经平息,胡宗南部正在北上途中,蒋介石决定,以胡宗南、王均、毛炳文三个军阀迅速抢占西(安)、兰(州)大道上的静宁、会宁、定西段,彻底隔断红军三大主力会合的通路。

胡宗南接到命令后,率部乘车由湖南昼夜兼程北上,先头补充旅于11日到达静宁,主力随后陆续到达西安、咸阳。东北军第67军和第105师主力移到固原及其以北地区,准备配合马鸿逵部南北夹击红一方面军,第51军集中于兰州、榆中;中央军第25师、第49师、第51师、第140师和孙震指挥的川军第41军、东北军第109师等部,均向陕、甘南部边界地区推进,准备配合王均、毛炳文部分别围攻红二、红四方面军。青海马步芳部也派出一个旅向临潭进击,协同夹击红四方面军。

根据战场形势变化,朱德、张国焘于9月13日致电中央,提出了“一、四方面军乘胡敌在西北公路上运动之机,协同消灭其一部。二方面军尽力阻止和迟滞胡敌西进”的作战建议。

也是在此时,9月11日,共产国际复电中共中央,同意红军占领宁夏和甘肃西部,并答应在宁夏占领后给予武器、技术援助;同时坚决指出,不能允许红军再向新疆方面前进,以免红军脱离中国主要区域。

毛泽东根据敌情变化和共产国际来电的精神,对三大主力协同作战形成了新的设想,果断改变预定计划,决定提前实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以便集中力量在静宁、会宁地区全力阻止胡宗南部西进,寻机歼灭其一部,打乱蒋介石的部署,然后在两个月后执行进军宁夏的计划,待占领宁夏取得苏联帮助后再攻取甘肃西部。

14日,毛泽东、张浩、张闻天、周恩来、博古再次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通报共产国际电报内容,对红军作战行动做出新的部署:红一方面军一部兵力向西兰大道静宁、会宁段挺进,直接配合红四方面军夹击胡宗南部,一部兵力确保定边、盐池、豫旺县等要地在我手中,为下一步夺取宁夏创造有利条件;红四方面军主力迅速占领隆德、静宁、会宁、通渭地区,控制西兰大道,阻止胡宗南部西进;红二方面军在甘南和陕西西南地区活动,以一部兵力直出宝鸡以东地区,钳制与侧击胡敌,配合红四方面军作战。电报指出:“以上部署主要是四方面军控制西兰大道,不使胡宗南切断,并不使妨碍尔后一、四两方面军夺取宁夏之行动。当一、四两方面军夺取宁夏时,二方面军仍在西兰大道以南,包括陕甘边与甘南,担负钳制敌军之任务。至于占领甘肃西部,候宁夏占领取得国际帮助后,再分兵略取之。在这一对于中国红军之发展与中国抗日战争之发动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行动中,三个方面军须用最大的努力与最亲密的团结以赴之。”

红二方面军领导人坚决支持中央做出的新的战役部署和三个方面军协同作战的部署。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致电中央,表示:“静、会战役不独是适合当前的政治、军事需要之正

[1] [2] [3] [4] [5]  下一页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