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兰州 > 企业单位 > 正文

兰州石化搬迁和新区规划被指打着环保旗号为破坏环境开路

发布日期:2016/7/21 6:43:56 浏览:3825

兰州石化与兰州市之间的恩怨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一方面,兰州石化是拉动地方经济的产业龙头;另一方面,历次的爆炸、泄漏、“邻避”事件、自来水苯超标事件、“逼迁”风波等纠葛让二者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兰州设计公司

根据规划,兰州新城欲在西北荒漠化地区开疆拓土建设一座百万人口新城,水资源完全依靠跨流域调水保障。

兰州设计公司

兰州石化与兰州市之间的恩怨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

一方面,兰州石化是拉动地方经济的产业龙头;另一方面,历次的爆炸、泄漏、“邻避”事件、自来水苯超标事件、“逼迁”风波等纠葛让二者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石化矛盾的兰州样本与大连、南京、广州、厦门等地的案例一样,成为城市规划的卷宗里被反复提及的“历史教训”。

终于,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等来了彻底得到解决的契机———在兰州主城区以北,兰州中川机场所在的秦王川盆地里,正在建设一座新城,兰州石化将整体搬迁到这里。近日,新城的总体规划和规划环评已经分别编制完成并进入报批程序。

“按现在的情形,兰州新区很可能将会重蹈老城区的覆辙,进入下一个恶性循环。”兰州大学原副校长、环境专家艾南山说:“规划环评和具体的项目环评不一样,它是从源头化解环境矛盾,促进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工具。但是,如果我们的思路不摆正,不能正确合理地运用这个工具,那就很可能掉进打着环保旗号,却为破坏环境开路的陷阱里。”

“兰州新区的总体规划是根据环评的意见作了修改,是规划环评指导了总规,正是体现了环保的优先性。”兰州新区管委会规划局局长助理胡勤勇告诉南都记者。

同样一件事,引来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评论,真相究竟是怎样?图纸上的兰州新区究竟是开启新发展的金钥匙,还是开启新麻烦的潘多拉魔盒?

决定石化选址的风到底往哪吹?

胡勤勇说的“规划依据规划环评的意见作了修改”,指的是在规划编制过程中,新区规划的石化园区选址根据“主导风向”的改变而改变的事。

艾南山说的“打着环保的旗号为破坏环境开路”,也是因这件事而起。兰州新区的总体规划已经编制了数年,几易其稿。但最初的时候,规划使用的气象资料来源于中川机场,采纳的主导风向为西北风,考虑避开主导风上风向的因素,石化园区的选址定在新区的东北角。

然而,2013年,负责兰州新区规划环评工作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专家通过模拟发现,兰州新区的主导风向应该是东北风才对。这样的话,石化产业园区就将位于新区规划城市中心的上风向。根据已经报批的规划环评报告,这种布局会使得“石化行业的发展建设将对新区的规划城市中心产生较大污染,而且环境风险隐患非常突出”。

于是,根据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这一“重大发现”,2014年1月开始,兰州新区建设了4座70米高的测风塔和4座10米高的气象区域站开始进行实测,大约半年后,兰州新区启动了总体规划的修改工作。2015年5月,兰州新区的总规完成修改,规划范围由原来的821平方公里调整为1744平方公里,石化产业园区选址由东北段家川调整到西北苗联村。

“这个风向改得很草率,也很蹊跷。”曾经参与兰州新区规划的一位当地专家对南都记者说:“首先,中川机场位于秦王川盆地腹地,它的气象资料有几十年的实测累积,它的跑道方向(北偏西两度)也是依据当地的主导风向来定的———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受风向影响很大,逆风起降最为有利,侧风起飞难度就会增大,甚至可能滑出跑道,这个数据攸关安全,是马虎不得的。其次,根据环评导则,一个地方的风向究竟如何认定,至少需要连续三年的实测数据作为支撑,兰州新区只测了几个月,连一年四季都没有测完的时候,就匆匆改了规划图纸上的主导风向,调整了规划布局,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风向的‘新发现’只是决策者想要改规划的一个口实?”

一时间,各种猜测也四起。有一种说法是,中石油不满意原来的选址,与兰州市一起选定了西北方向的苗联村,而兰州市因为迫切想要兰州石化搬迁过去,以拉动新区的产业发展,所以有求必应,最后的结果,是规划环评作了配合,以风向为理由将原选址否定了。更有人质疑:兰州石化如果异地重建,据估算至少需要600个亿,要是建错地方,难道过几年再来搬吗?谁来为如此巨额的投资损失以及长久的污染损失负责?

但对于这种说法,中石油安全环保部副总经理周爱国立即表示否认。他说,中石油不会这样做。中石油不会干涉地方化工园区的划定,只是要求自己的企业必须进园区。而关于兰州石化的搬迁,中石油与当地政府正在研究,最后究竟怎么选址,都是专家论证的结果,不会先定了一个地方,再去把它论证为最合适。“我们现在对厂址的比选肯定是要有充分的论证,专家论证的结果是我们选址决策的依据。”他说。

兰州市市长袁占亭则告诉南都记者:“选址必须要根据新区的风向,一开始我们用的是兰州机场的风向,是以西北风为主,后来选址的那个地方是以东北风为主,所以就从东北角换到了西北角。现在环保部正在做环评,最后到底是不是合适,要环保部的专家组来认定。”

不管风吹,环境容量能承载吗?

空管局一位航空气象专家告诉南都记者,不管是东北方向还是西北方向,只要石化基地建在秦王川盆地里面,都会对中川机场有影响。并不是说吹什么风才会把污染物带过来的问题,而是在这样一个盆地里面建一个排放量巨大的石化基地,整个会影响到机场的能见度。根据民航的规定,能见度低于350米,飞机就不能起飞;能见度低于800米,飞机就不能降落。

污染物的扩散与风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并不仅仅与风向简单相关。根据机场监测,秦王川盆地的静风频率和逆温现象都比较突出,这都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易发生灰霾。目前,当风速小于3米/秒的南风吹来的时候,兰州机场的能见度降低就会比较明显,而当东北方向的强冷空气化作大风吹来时,反倒有利于消除逆温层,吹走污染物。按照不同的风速区间统计,得出来的主导风向可能就是不同的。专家说,如果要以避开污染物的扩散方向为目的来统计主导风向,更应该统计低风速的风。

他解释说,主导风向是指按照一定风速范围、一定角度划分之下,常年平均下来发生频率最多的风向,并不是全部风向,甚至不是占多数的风向,而更为关键的是,大气污染物的扩散方式并不仅仅是跟主导风向有关。也跟当地的大气环境容量、大气环流、风速、静风频率、湿度、逆温现象等多种因素相关。

“风是非常复杂的东西,需要大量的观测、模拟、实验,才能把一个区域的风基本摸清楚。”甘肃省气象局一位气象专家告诉南都记者,近地面的风受地形等影响变化多端,兰州新区2014年设置的那4个70米测风塔和4个气象站所取得的数据,代表的就是那几个点位的情况。

“这个地方环境容量依然有限,不能什么都要,你如果又要大体量石化产业,又要建100万人口的大城市,又要同步发展装备、汽车、制药、电子等产业园,还要搞商业、旅游地产项目,更要扩建机场和铁路建西北的交通枢纽中心,其结果就可能是环境根本不足以承载,重蹈兰州老城区覆辙。”上海南域石化环境保护科技有限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彭理通告诉南都记者,“不是简单地选出一个概率最高的风向来调整污染产业的布局就解决问题的。说实话,你要去做一个大气的流场分析,那石化基地摆在东南西北哪儿都不好。产城一体的历史教训已经比比皆是,新建一座城,你肯定是要明确定位,尽量优化,而不是一开始就在无可奈何地想着怎样做细节调整才能减少损失。”

什么都想要令环评进“误区”

“石化的选址不仅要考虑空气污染的影响,还要考虑水污染的影响。”彭理通教授告诉南都记者,“最后的这个选址从水的角度来说也不好,挨着‘引大’灌渠的主干渠,离泄洪沟的保护区也很近,地下水的渗漏系数也很高。那块地方的地质结构本来就是冲积下来的平地,地下水容易被污染。”

在兰州新区的规划环评报告中,区域地下水环境质量现状,区域排洪、排水现状的相关内容均语焉不详,未能提供出完整的环境“家底”。

“水的风险问题、机场的风险问题,100万人口搬过去的话还有社会关系问题,这些都得综合考虑到。如果限制因素很多,你再来上措施,企业要花多少精力啊?要做最严格的防渗,污染物要做最严格的减排,企业也是要算成本的啊,再稍微出点问题,周围也闹起来了,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彭理通说,这些矛盾,完全可在规划环评的时候就充分地考虑和规避。但首先决策者需要想清楚,一个地区的规划,其目标和定位是什么,是要解决什么问题。是要新建一座城缓解兰州老城发展空间受限,人口密度过高的压力,还是产业转移,把重化工业搬过来缓解邻避矛盾?要有舍有得,什么都想要的结果,就是换一个地方制造同样的,已经让我们付出了沉重代价的矛盾。

因此,环评所谓“前端介入”的这个“前”并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一个价值排序的概念。就算什么都没有开建的时候,就开始做规划环评了,但是依然只能在细节上做“伤害最小”的选择,这个优先性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反而可能成为一个“环保优先”的幌子,科学的评估到最后却可能成了语言学的游戏。价值优先的“前端”,是指从发展大局上衡量这里适合有什么,不该有什么,策划最优最可持续的发展路径———这才是真正在经济大局的蓝图设计之中体现环保的作用。

兰州石化非搬不可还必须留在兰州

“兰州石化是我国最早的炼油厂,设备确实老化了,安全隐患、环保隐患都比较大。而且,兰州石化处于黄河上游,对这样一个重要的河流而言威胁比较大。”兰州市市长袁占亭对南都记者说,“兰州石化往新区搬,是个凤凰涅槃的过程。很多东西一搬家其实就不能用了,实际上是在新建,设备和环保设施都会比以前好得多。以前兰州石化主要是炼油,生产汽油和柴油,我们现在在兰州新区建石化,主要是把炼油作为上游,重点做下游的精细化工。”

在兰州新区规划的过程中,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曾经提出建议,兰州石化及兰州市的重化工业可以整体搬去与兰州市相邻的白银市。比起空间狭小人口密集,本身又是西北政治文化交通中心的兰州市而言,白银的地理空间要游刃有余得多,不仅环境容量大,这样布局对推动“兰白金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对区域统筹也具有较大作用。

但根据2011年甘肃省政府常务会的决议和甘肃省政府与中石油的会谈纪要,这一方案被否决。为什么不能去白银?在中规院后来的选址论证报告中,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在兰州行政区划外,需要体制创新统筹发展,行政分隔阻力较大。”兰州市长袁占亭回答南都记者也是简单的一句话:“因为兰州石化不同意,他觉得太远了,离兰州超过120公里了。”而如果要留在兰州的话,也就只有目前的选址,再没别的地方好去了。

事实上,不仅是兰州石化,全国大多数石化基地,都紧邻各省的中心城市。南都记者统计近年来新建的石化项目,其项目环评的基本任务均未能脱离“采取怎样的措施弥补选址缺陷”的窠臼。看起来都是“专家论证”的结果,但从其社会反响看,专家们却屡屡难逃为决策者意志“编台词”的质疑。

一位参与多次石化项目评审的环保专家告诉南都记者:“这也是‘石化围城’成为普遍现象,石化的‘邻避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本周热点
  • 没有企业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